关灯
护眼
字体:

十四、作弊一样的存在(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十四、作弊一样的存在(下)

    楚玉听了觉得好像是这么回事,摸了摸下巴顿时觉得自己很棒棒。但楚冉的话也点出了她一直担心的存在,她的基础太差了。她起了一个剑指,微弱的剑气吞吐在手指上,引起了楚冉的注意,她挑了下眉,想也没想,对着桌子就一笔一划刻起来。

    她的字不好看,但也不至于丑,写惯了硬笔字的她不知道什么叫做笔锋,但剑修的她知道什么叫做骨架。所以哪怕这字再怎么不入眼,至少担得起一句风骨。

    “道法自然,”楚冉对她的字倒是没什么评价,摸着周遭光滑的触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筑基就能对剑气收放自如,很不错了。基础一事倒不急,该是你的,就会是你的。”

    楚玉听了莫名有些心惊胆跳,她总觉得楚冉很多话意有所指,尤其是今天这话。她差点就要脱口而出问楚冉是不是知道什么了。但她忍住了,她看着楚冉,楚冉也正好看着她,眼里的深意从见到她开始起,就没有变过。

    她不敢多想,也不想探究,假装没事一样转过头又去看比赛,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随口扯了一句,“不知道还要比多久。”

    “快了。”确实快了,比赛在她们对话那点时间已经进展到了白热化,她看不懂,就只能模模糊糊凭感觉和自身的想象去瞎猜。

    她始终觉得纪煦的剑应该再冷一些,再凛冽些。她闭上眼睛,转了下剑指,如果是她的话,她脑海中出现了一汪冷潭,如同剑一样寒气逼人,明晃晃的。

    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

    对,就是这种感觉,她也没多想这是什么场合,可不可以做能不能做,只是抓着这种感觉对着面前一划,她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小声音,噼里啪啦的,很小,她有些好奇,但又舍不得脱离这种感觉,纠结了下最终还是睁开了眼。

    桌面上竟然结了一层细小的冰霜,星星点点的,摸上去有些硬有些冰,但也就是如此了。她撇了撇嘴,秋水到底不是她,那也不是她的剑意,徒有其型没有其神。

    她是大概摸到了秋水的感觉,但是她可怜的傻师弟,她瞄了一眼又转过头,真是没眼看。

    表面上是纪煦占了上风,但他心里始终有着由于,出剑不够果断,而这点犹豫,又恰恰给了镜承颜足够的时间去掐算,所以他的每一剑每一招都在镜承颜的计算之下,始终没能突破防线。镜承颜适应了纪煦的节奏后,显得游刃有余,还时不时说几句话刺激。

    “你就这点本事么?元尊者就教出你这样的徒弟?”

    “师弟也不过尔尔,不知道师姐是不是这样子的,就这样还想争首席之位?”本来还好好的,镜承颜这话一出,瞬间就惹恼了纪煦。怎么说他都行,就是不能说师姐和师父。

    他加快了出剑的速度,一招一式根本没有了之前的章法,就好像是只为了进攻而进攻。惯有的节奏被打破,镜承颜一个不注意就被剑气划到了一下,他飞快的退了几步震惊的看着纪煦。

    可是纪煦没有给他时间,镜承颜现在退回了之前下的结界地方,如果不能打破结界,那所有的攻击不过都是对自身的消耗。可这个消耗同样也是对结界的消耗,就看谁先耗不起。

    楚玉不觉得自家师弟能耗得起,但见他现在这样猛烈的攻势,又燃起那么点希望。说不定乱棍打死武将呢!

    大概是之前被压制的太过憋屈,现在得到了喘息就逐渐找到了自己的节奏。只见他剑尖连点,在结界上留下了几个痕迹,在镜承颜诧异的神色中翻了个身,退回了原来的位置,一手拿剑一手做剑指,“爆!”

    然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纪煦的话仿佛还可闻尾音,镜承颜刚想放声大笑时,他听到了一些琐碎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开裂的声音。紧接着,原本光滑的结界从纪煦留下的那几个点开始,迅速布满了整个结界,“爆!”

    又是一声,但是这次没人再笑他。龟裂的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