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一章 笑归红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最快更新天刑纪最新章节!

    感谢:o老吉o、书友15637072、981nanhai、凝月儿、玉萧凉、gg041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清晨。

    无咎走出了自己的茅草窝,打着哈欠,伸着懒腰,犹自一脸的睡意朦胧。昨夜难以安睡,便拿着《仙道辑录》用来催眠,谁料看个半宿,迷迷糊糊才将瞌睡,便已到了下井的时辰。

    为了一个木申,竟然寝食难安。而日子再难,还是要设法过下去!

    无咎定了定神,拍了拍腰间的皮囊与短剑,又仰天吐出一口闷气,这才强打精神迈开了脚步。

    山岚弥漫,天地浑然。置身其间,恍如行走云端。

    前去不多远,一道道身影相继出现。那都是玉井的弟子,各自默默匆匆。

    “这位师兄早啊!”

    无咎正自踱着方步而心不在焉,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走到了身旁。他微微点头,摆出师兄的架势随声道:“嗯,小小年纪,便如此勤勉,来日不可限量啊!”对方精神一振,忙举手道:“小弟骆山,愿与师兄共勉!”

    无咎呲牙一笑,带着怪怪的神情继续往前。

    哼,我也想共勉呢!怎奈没有灵根而无从修炼,乃是正儿八经的凡人一个。否则的话,我不打得那个木申跪地求饶而不能罢休!

    唉!花有百样红,人命各不同。上天为何就不能眷顾一二,竟叫人如此的无奈啊!

    “请您先行……”

    前方有人侧过身子,话语柔和且举止有礼。

    “田……夫人……大嫂……”

    无咎猝不及防,伸手谦让,见对方神色不快,急忙改口道:“我该称呼您一声田姐才是,嘿嘿!”

    那是位三、四十岁的女子,发髻如云,肤色白皙,虽一身布衣,却也眉清目秀而干净利落。只记得她姓田,其他一概不详。

    “你我身为修士,岂能再以凡俗礼节相待,若不愿称呼师姐,唤我田筱青便可!”

    那自称田筱青的女子说起话来不紧不慢,且神态委婉而又不失矜持。

    无咎不便随意,歉然道:“我人在此山,却没有修士的觉悟。还望田师姐勿要介怀,且同行!”他尴尬赔笑,举手示意。

    田筱青倒也大度,不再计较,随同并肩而行,善解人意又道:“无师弟不必自责,想当初我也是懵懂不安!”

    无咎好奇问道:“我看田师姐言谈举止颇为不俗,想必有番来历?”

    田筱青嘴角一抿,笑意浅现,随即又轻声叹道:“无师弟,你又何尝不是如此……”

    我在问你,与我何干?

    无咎低头一瞥,随即又目不斜视。

    田筱青自顾说道:“人之气度仪表,非一日养成。无师弟若非大家公子,便是王孙贵族……”

    眼力,有时候便是阅历的体现。这位田师姐倒也有趣,为人恬静内敛,却又明练达,且善解人意,偏偏又归隐此处而远离红尘!

    无咎眼光闪动,挠了挠头,说道:“我只是个……凡夫俗子……”

    田筱青淡淡应道:“谁又不是落魄之人?”

    无咎趁机笑道:“田姐姐,有何经历,不妨说来分享一二!”他总以为对方是个不苟言笑,且难以接近的人,今日意外交谈几句,反而觉着话语投机。可见人与人的相识,总是难免有先入为主的误解。

    田姐姐?

    一声随意的称呼,像是将人突然从寂寞高处,猛地拽回到曾经喧嚣而又难忘的尘世浊流之中。

    田筱青微微一愕,身子一顿,神色中似有慌乱,未及侧首,匆匆躲闪,转而一言不发,脚下加快,竟是独自默默往前走去。

    我说错了什么?

    无咎摇了摇头,有些郁闷。

    转眼间过了前山,山坡往北,便是每日早饭汇聚的山谷。路旁有个老头正在回头张望,他在等他的小师弟,或是他的长寿汤。

    到了山谷中的那排屋舍前,戈奇与仲开的身旁果然多了一人,玉井峰的第五位管事,木申。只是那家伙在被引荐给众人之后,便独自离去。

    弟子们用罢早饭,相继上山,又鱼贯成行,等待着下井,再持续着日复一日的劳作与修炼。

    不过,比起惯常的安静,今早稍显异样。

    无咎走过竹棚,任由管事勾俊拿着玉牌摇晃着催他快走,却磨磨蹭蹭不肯往前,只顾着侧首观望而面带微笑。

    管事向荣站在竹棚的不远处,似有恼怒:“我说了与我无关,你还待怎样?莫以为有了玄玉道长撑腰便为所欲为,望你好自为之!”

    而与他纠缠的,正是新来的管事木申。许是欲求而不得,同样是有些恼怒,却底气不足,冷笑着一摔袍袖:“终有水落石出那时,哼……”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