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9章 夺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见她这般说,曲娘子脸上的神色才放松了一些:“我还以为女郎在韩家过了几天舒坦日子,就把家仇给忘了。”

    “忘不了的,你放心....”

    曲娘子点了点头,问起她兄嫂的事情:“上回女郎说要帮我问的那事情,如今可有消息了?”

    她自己都拿不准沈世谦有没有把她的话放心上,只能先稳住曲娘子:“边境离京城这般远,来回都不知要多久,你着什么急?”

    “我这不是怕兄嫂挨不住,有个什么万一。”

    “不会有万一,你且回去等着消息便是。”

    听了她的话,曲娘子看样子安心了不少,乖乖的回去了。

    王弗苓心里其实也拿不准,想去问问沈世谦,可有有些抵触。

    昨日玄業过来之后,她有些摇摆,若是见了沈世谦定然要问起那间事情,到时候她要怎么跟沈世谦解释?

    可是她不去又不行,曲娘子兄嫂的事情,她找不到其他更合适的人去做了。

    无奈之下,她只能让阿欢去带个信儿,若是沈世谦直接说了让阿欢回来传话是最好的,若是他要见她,那她就去见他。

    阿欢还在榻上躺着,这会儿已经快午时了,王弗苓进了她的屋子去喊她:“阿欢,阿欢?”

    喊了两声没应,王弗苓连忙去摸了摸阿欢的鼻息,好在她并没有断气。王弗苓还真怕青岩每个轻重,把阿欢给弄死了。

    王弗苓又唤了两声,摇了阿欢两下。

    这次阿欢醒来了,可能是因为被敲打了后脑勺,所以她醒来觉得后脑勺疼,用手揉了揉。

    待她完全清醒过来之后,她似乎是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连忙坐起身问王弗苓:“女郎,昨夜您可见到什么人?”

    王弗苓不瞒着她:“见到了,不过你安心,那不是什么坏人。”

    “可...”阿欢总觉得来者不善,那人若是没抱着坏心,又可比把她给打晕?

    不过看到王弗苓现在好端端的站在她面前,她心中的疑虑还是消减了些许:“您没事就好,昨夜奴从您的房里出来,刚回头就瞧见人,还没来得及看清他的脸就被打晕了。”

    王弗苓冲她笑了笑:“难为你了,不过这件事情咱们最好当做没发生。”

    阿欢连连点头,想着既然王弗苓开口,那必定是认识的人。

    王弗苓瞧着她也没什么异样,便问她:“你身子感觉如何?可还能出门?”

    若是阿欢不行的话,就只能让吉春去做。

    可阿欢却连连点头:“我身子没问题,您说去哪里,奴这就过去。”

    王弗苓跟她说了自己要跟沈世谦说的话,让阿欢带话过去。

    阿欢记清楚了之后,起身换上衣服出门,王弗苓则回到自己的屋子里等消息。

    可是消息没等到,却等来了召见的圣旨。

    庆元帝跟前的内监前来传旨,说要王弗苓一人入宫觐见。

    韩家的长辈们事先都不清楚,韩大母更是觉得稀奇,这庆元帝从前与韩骊君又没有什么交集,突然召见她做什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