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8.婆媳高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唐千秋原本以为面前的姑娘会害怕会讶异, 可是没有, 君子书她扬起笑容,看起来十分开心。

    “你恨他?”

    唐千秋想不到别的可能, 试探的问了这一句,否则怎么会笑的这么开心这么畅快。

    “倒也还好,我只是想要一些人付出自己应有的代价。”

    君子书垂着眼摸着自己的小.腹, 这个孩子她不能留也不会留, 如果她选择保住这个孩子走向肯定不一样,但是有了这个小孩,麻烦是无穷的。

    唐千秋却不知君子书所想, 看她的动作,还以为她是因为自己孩子没了,所以想要针对裘子谦。

    “其实离婚也可以。”

    唐千秋如此提议。

    “妈妈这么不想我做你儿媳妇吗?”

    君子书看着唐千秋,看起来颇有些可怜的意味。

    唐千秋只觉得心里被一击,差点要呕血。

    这见鬼的婆媳关系。

    君子书仗着爱人没记忆,肆无忌惮的调.戏着唐千秋。

    她以往倒也没有这种恶趣味,不过现在做起来, 倒是觉得别有一番情趣。

    “我们可以做一家人,不一定是要以婆媳的关系。”

    唐千秋盯着君子书, 观察着她的反应。

    “妈妈的意思是……想要让我做你的女儿?”

    君子书一脸惊讶, 又给了唐千秋会心一击。

    唐千秋咽下一口老血, 不怪君子书这么想, 要是儿媳妇知道, 她这个婆婆不想当她婆婆想当她老婆, 是个人都接受不了。

    这层关系,让唐千秋觉得十分棘手,可是她又没有办法克制自己的内心,那感情来的那么猛烈,仿佛被开闸的洪水猛兽,怎么也抑制不住。

    这有违伦理的惊世骇俗的想法,唐千秋却觉得问题不大。

    真的是……疯魔了吧。

    “妈妈不用紧张,我只是同你说笑而已,我明白你的意思,这个婚,我是一定会离的,但是不是现在。”

    君子书的手覆盖在唐千秋的手背上,肌肤彼此传达着对方的温度。

    “我怎么能够那么轻而易举的既然他们两个在一起呢。”

    “我会帮你处理这件事情的。”

    唐千秋说,她可不觉得她的命令下去,她的儿子会违背她。

    “不,”君子书摇头,“我想要亲自来。”

    “如果是你出手的话,那么一定是强迫的,就算裘子谦表面上与白玉婉分开了,也许心里还是惦记着白玉婉的,我可不希望有这样的情况出现,我就是要让他们两个彼此看清对方的面目,如果他们两个要在一起的话,那么在一起没有关系,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但是又不能分开的感觉,不是很好吗?”

    君子书微微一笑,还是那般温婉动人,看不出一点恶意,但是她吐露出来的话语,却带着森冷的寒意。

    既然白玉婉那么喜欢当小三,那就让她成功上位吧,只不过之后能不能那么好的脱身,那可就不是她自己能够决定的了。

    “妈妈会不会觉得我这样很坏?”

    君子书挑着眉眼去看唐千秋,脸上带着病色,抬眼之间,倒有了几分薄凉之色,嘴里说着担心的话语,可是从她的神态上,却看不出来一丝一毫的害怕。

    像是笃定了唐千秋不会惊讶,也想是有恃无恐。

    “不会,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会帮你的。”

    唐千秋握住君子书的手,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正在鲜活的跳动,因为面前的这个人。

    “来,吃粥。”

    唐千秋拿起了裘子谦放在一边的粥,打开了盖子,用调羹搅拌着温热的粥。

    “啊。”

    唐千秋用调羹舀起一勺粥,在自己的嘴边吹了吹,递到了君子书的唇边。

    君子书面上含笑,吃下了一口又一口的粥,乖乖的被投喂。

    唐千秋是一个大忙人有很多的工作等着她去做,让她一直停留在君子书的病房里是不被情况允许的,纵使唐千秋心里不愿意,但是仍然带着自己的助理离开了。

    临走前和君子书说,她处理完工作就会来,如果她有什么事情就打她的电话。

    君子书点头,目送着唐千秋离开。

    “老板,行程我已经帮你首先安排过了,先有一个会议要谈,然后和Danan集团的人有一个合同要谈,可是因为你现在人在国内,我已经和那边的人谈过了,那边同意了电话会议的要求。”

    jerry一边走着一边有条不紊的汇报着行程记录,唐千秋头一回嫌弃自己居然要那么忙。

    “把需要我阅览签署的文件整理起来,送到简青的病房里。”

    “老板要在那里批阅文件吗?”

    “对。”

    jerry心里有些奇怪,老板对自己的儿子也没有多上心,对自己的儿媳妇更不用说了,这两年多是没怎么回过家的,除非是过年的时候见过一面,以及逢年过节的时候让他去送个礼物,其他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交集。

    jerry一度怀疑老板可能连自己儿媳妇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可是怎么这次回来就对人这么关怀备至了呢,甚至还要在儿媳妇病房里处理工作,要回国住,这根本就不符合工作狂老板的作风啊。

    不过看着唐千秋冰冷冷的脸庞,jerry确定这真的是自己的老板,没有被别人调包。

    “好的。”

    jerry点头,反正老板这么要求了,他就这么去做就好,老板不喜欢别人关注她的私生活,虽然老板也几乎没有什么私生活可言,除了工作就是工作,也没有情人,也不享受人生。

    君子书在人都走了之后,陷入了睡眠之中,她的身体依旧处于一种疲惫状态。

    比较幸运的是,除了头部被磕伤,脚崴伤之外,没有什么骨折之类的现象出现,流产对于君子书来说不是大事。

    在君子书睡醒不久之后,病房里来了客人。

    一股香水味由远及近,君子书不用睁眼都知道是谁来了,那是原主的好朋友,许清琳。

    许清琳算得上是简青从小玩到大的朋友,简青和她可以算得上是无话不说,许清琳比简青大三岁,一直都是一姐姐身份自居,去照顾简青的,在简青家出事的时候,她帮衬了不少。

    许清琳以前算得上是和简青同一种类型的人,性格比较温柔,但许清琳更为好强。

    许清琳比简青更早结婚,她比简青要惨一点,起码简青认为自己是嫁给了幸福,认为了两年,许清琳的梦,半年就破碎了。

    许清琳嫁给的是一个家世比她好的男人,不过那个男人要比她大上十岁,她最开始是因为商业联姻,所以才和那个人认识的,她开始本来就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可是后来她因为男人的温柔攻势而沦陷了。

    几乎没有小女孩可以拒绝比自己年长的温柔的爱人强势的关怀和宠溺。可是结婚半年后,许清琳发现男人出轨了。

    动静闹的很大,许清琳在简青这里哭的很惨,似乎一身的骄傲都被折损。

    许清琳没离婚,因为她离不了,她父母不会允许她任性,甚至和她说,她已经坐上了当家主母的位置,应该要大度一些才对,外面的那些小三小四根本就不用在意,如果去对付她们反而是自己降低身份。

    许清琳在丈夫第三次出轨并且越来越肆无忌惮的时候,她也变了。

    改变了穿衣风格,整个人变得清瘦,以往是温柔大气的淑女,后来变得有点妖。

    打扮自己,红黑色成了最爱,香水高跟鞋,把自己武装了起来。

    “许大小姐,你这香水味是想要熏死我吗?”

    君子书咳了两声,看起来很虚弱。

    许清琳显然是忘了自己身上的香水味,因为她已经习惯了,听到好朋友这么说,脸上不由得带上懊恼。

    “下次我来看你的时候会记得喷少一点,不过你这是怎么回事,我打你电话都打不通,所以只好打到裘子谦那里,他说你不小心摔下楼梯住院了,我向他要了医院的地址,就赶紧过来了,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这么不小心,你看你摔的。”

    许清琳有些心疼的看着好朋友头上和脸上的伤口,语气中带着一丝责怪。

    “手机在摔下楼梯的时候也被摔碎了。”

    “踩空了还是怎么着,没有其他地方受伤吧?”

    “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流产了而已。”

    君子书摇摇头,一脸镇定。

    “噢,那就好……什么?流产!”

    许清琳立马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声音忍不住拔高。

    “不用那么大声,我的耳朵受不了。”

    君子书让许清琳坐下来,多大个事啊。

    “你怎么还这么冷静,你不是一直想要一个孩子吗?”

    许清琳感觉到了这其中的不同寻常,简青有多喜欢裘子谦她是知道的,简青多想怀孕她也是知道的,这怎么孩子掉了还这么冷静呢?要是以往简青早就在她的怀里哭成了一个泪人了。

    “你知道我是怎么摔下楼梯的吗,我去给裘子谦送汤,打开办公室的门,看见那个女人坐在他的腿上,他们就差那么一点点就亲到了,我想打那个女的,没打到,那个女人推了我一下,裘子谦给我解释,还护着那个女的,我一生气就朝着楼梯跑了,结果一不小心,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

    “我他妈……我就知道裘子谦不会是个什么好男人,亏我以前还那么相信他,结果还是看走了眼。”

    许清琳冷笑,她因为自己的事情本来就对渣男没有什么好感,尤其是对婚后出轨的男人更是厌恶至极,而且裘子谦伤害的还是她最好的朋友。

    “改天我就让人去套麻袋,把那个女的和裘子谦打一顿。”

    许清琳气不过,被君子书点了点额头。

    “姐,不用这么冲动,我有别的办法对付他们,你就瞧好了,如果你真的想帮忙的话,我会打电话叫你的。”

    “当然,这件事情我可不能袖手旁观,”许清琳声音稍顿,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君子书,“你怎么好像不是很生气的样子?”

    “为了那种人气坏我的身子还不值得。”

    “你……不爱他了吗?”

    “爱?我像是会那么犯贱的人吗?从他因为别的女人晾了我整整一晚上之后,我就早预料到这么一天了,只是可惜了我肚子里的孩子,在他的父母还不知道他的存在的时候,他就这么走了。”

    “所以我一定不能让那两个人好过才行。”

    “说的没错。”

    许清琳点头,带上一丝笑意。

    “那你暂时是不打算离婚了?”

    许清琳自己是想离婚,可惜离不了,所以只能这么纠缠下去,但是她知道简青不一样,简青随时可以逃脱婚姻的牢笼。

    “当然不打算,怎么说也得拖一段时间吧,我会那么轻易的把这个位置让出来,好让那个女人高高兴兴地坐到这个位置上吗?不可能的。”

    “我气都要气死他们两个,就算裘子谦想先提离婚,我都不会那么容易答应的,就是要让那个女的背负小三的名声,白玉婉不是那么想当小三吗,这让她当得更加正大光明一点就好了,她想成为裘太太,也不看看我同不同意。”

    许清琳看着君子书,心里有些感叹。

    她们以前分明都不是这样的,可是被婚姻和爱情硬生生的蹉跎成了这副模样。

    “你玩的高兴就好,对了,裘子谦那个妈,知道你孩子没了的消息吗?”

    许清琳想到了唐家的掌门人,心中不得有些艳羡。

    她其实很想成为唐千秋那样的女人,强大自信,完全不需要依靠别人,多的是男人上门来想要求她包养,多的是有人想要求她办事,就算是她老公,对上唐千秋,也不得不礼让三分,那简直就是另一种成功女人的典型,可惜她的事业能力不够,没有办法成为那样的人。

    许清琳想的是,要是唐千秋站在君子书这一边,那么也许事情就好办的多,如果唐千秋支持自己的儿子和那个小三在一起的话,那么事情就不太美妙了。

    “知道,她今天还回来看我了。”

    “挺好,说明你在她心目中还是有点地位的。”

    许清琳想起以前简青和她吐槽的,完全没有婆媳关系的烦恼,因为婆婆根本就不出现。

    君子书笑而不语,岂止是有点地位。

    “那你婆婆怎么说?”

    “她说她是绝对不会让一些不三不四的人进他们家门的。”

    “很好嘛,看来婆婆是站在你这边的,你就尽情的去搞那个小三吧。”

    “她让裘子谦去处理好自己的感情问题,我在想,裘子谦会不会因为这个,就和白玉婉不再来往了呢。”

    “你可别那么天真,男人都是有劣根性的,哭着喊着在你面前信誓旦旦的保证,可是转头呢,还不是管不住自己,我以前以为,找一个年纪大的,经历过很多事情的男人,就会安全一点,因为他已经历尽千帆了,不会再那么容易被诱惑,但事实证明我错了,而且错的一塌糊涂。”

    许清琳拨弄了一下自己红色的指甲,笑的又冷又妖,在她的身上,已经看不见那个没有结婚之前的无忧无虑的女孩的模样。

    “既然你讨厌他,那么被他碰,不会觉得很恶心吗?”

    “什么?”

    许清琳一愣。

    “那里。”

    从君子书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见许清琳左胸上的痕迹,正面看被衣服遮挡住,但是她侧面看就可以看见。

    “这可不是他留下的痕迹,是我小叔子。”

    许清琳拉了拉衣服,不甚在意的一笑,眉眼带着风流,红唇妖娆妩媚。

    “他碰过别的女人还想碰我,哪有那么好的事情,既然不能离婚,那么他玩他的,我玩我的,我就玩他弟弟,送他一顶绿帽子,礼尚往来。”

    “不难受吗?”

    “没有,挺快乐的,就这样呗,不过你可不要学我,还好裘子谦没什么哥哥弟弟。”

    君子书点点头,她可不和裘子谦哥哥弟弟搞,她和他妈搞。

    “那他知道你们之间的事情吗?”

    “不知道,毕竟这种事情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我们都还要脸呢,做了但是表面上也不能够让别人知道,就算我无所谓,我那小叔子可不想让别人知道。”

    许清琳无所谓的笑笑,脸上并没有什么畏惧的色彩。

    “自己注意点,别玩火玩过了头,惹火烧身。”

    君子书可不想许清琳又进了什么小叔子的坑,那种关系太危险了。

    “知道,我们快结束了,他好像快要订婚了吧,家里给他安排了,我不太关注这个事情,不太清楚,我是和他说清楚了的,他一旦订婚或者是结婚或者是有女朋友了,我们就分开。”

    许清琳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微微蹙眉,看起来心情不太好。

    “怎么了?”

    “想起来他们都催我生孩子,我婆婆这边天天催,我爸妈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