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7.婆媳高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个关系她自己安排的吗?

    君子书有点惊讶, 这种禁忌之恋,想想还有点刺激,只不过说出去名声不会太好听, 也很难得到祝福,尽管上述这些,君子书都不在乎。

    【并不是,lord大人的身份应该是随机的,她应该是潜意识要进入一个离你最近的身份。】

    她为什么不选那个小三?

    【这个人家也不知道ovo】

    小花仙也是很迷,但是已经开始苍蝇搓手手式准备搬小板凳围观了。

    她和我年龄差几岁?

    就算差三十岁君子书也是可以接受的,虽然原主现在的身份已经26岁了, 不过三十岁的话的确是太重口了一点,她对一个老人家肯定没法下手, 而且如果差距这么大, 也注定了她们没有办法相伴太久。

    【差十岁。】

    嗯?资料给我。

    虽然是过继的,可居然只有十岁之差?

    【好的。】

    小花仙把资料打包传送给了君子书,胖君子书自己看。

    君子书看完资料之后,明白了为什么。

    lord在这个世界,也依旧是个雷厉风行的厉害人物, 名叫唐千秋。

    能以千秋为名并且压得住的,不是一般人。

    唐千秋是唐氏家族唯一继承人,从年少时就开始忙碌工作上的事情,这种背景和君子书原本世界的十分相似。

    唐千秋在二十岁的时候身体检查出了毛病, 很难受孕, 于是她从旁支刚刚丧父的家里, 过继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就是裘子谦。

    过继的时候,裘子谦十岁,唐千秋二十岁。

    裘子谦十分明白的知道唐千秋不是她的母亲,也害怕自己会被随时被唐千秋踢出去,所以在唐千秋面前一直很乖顺。

    唐千秋工作忙碌,自己并不太管教孩子,但是一直有让人看着,以继承人的要求对待裘子谦,她上一次露面,还是两年前简青和裘子谦结婚的时候。

    君子书很满意自己‘婆婆’的身份,妙,不能够再妙了,她不好好的调.教.调.教裘子谦,都对不起这个条件。

    【宿主,你要保住这个孩子吗?】

    嗯?

    【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帮你。】

    让它流掉吧。

    就像原来的剧情里那样,那个孩子本该是没有了的。

    黑暗袭来,君子书附着的身体陷入了沉睡,君子书也被迫进入深眠。

    再次睁开眼,入眼的是纯白的墙壁。

    一张大脸撞进视线,君子书反射性的皱了皱眉,不过那反应过去的很快,让看着她的人都没有发现。

    “老婆,你醒了。”

    裘子谦的表情有点忐忑和灰败,还有满满的心疼。

    君子书被他这种眼神看的有点恶心,调整好了情绪,充满怒容的看着他,做出了一个原配捉到奸的愤怒状态。

    “滚出去,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青青,你相信我,那些都是误会,我和她真的没什么,我们只是朋友……”

    “朋友?能够坐到你大腿上的朋友?还是在你办公室?”

    君子书哑着声音质问,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表面声嘶力竭,内心波澜不惊。

    “我们只是谈事情,后来开了个玩笑……”

    裘子谦也知道自己的辩驳太苍白,可是还是必须要硬着头皮说下去。

    君子书现在的这幅样子着实是有些可怜,摔下楼梯摔的头破血流,头上包了一圈纱布,因为流产的缘故,脸色也很不好,胳膊上有着青紫的痕迹,视觉效果来看十分凄惨,裘子谦忍不住心生怜惜,想到事情都根源,忍不住又对君子书有了些怨怼。

    自己怀了孕自己还不知道吗,干嘛突然来他的办公室,还非要从楼梯跑,如果君子书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出门的时候走电梯,或者是根本不来她的公司,这件事情不就不会发生了吗,他的孩子不也就可以保住了吗?

    “老婆我和她真的没什么,我们什么也没做。”

    裘子谦说这话的时候还算得上是理直气壮,因为他现在和白玉婉的确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老婆,和你说一件事情,你千万不要太难受了。”

    裘子谦拉住君子书放在身侧的手,立马被君子书甩开了。

    君子书面上的厌恶毫不掩饰,当裘子谦的手碰到她的时候,那股抗拒的想法十分浓厚,她一点也不喜欢别人碰她,更何况是这种人。

    “我们的孩子没了……”

    裘子谦被甩开手也不恼,只当做是君子书还是气头上。

    惊诧,不可置信,绝望,崩溃,泣不成声,这都是简青会有的情绪。

    在原来剧情里,简青在这个时候,彻底恨上了白玉婉,但是面对裘子谦的低声下气的哄,加上失去孩子的脆弱,在裘子谦怀里哭的凄凄惨惨,被裘子谦一顿哄。

    君子书是不可能在渣男怀里哭的,她手颤抖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表情怔忡。

    “老婆,不要太难过了,孩子我们以后还会有的,医生说你的身体没有问题,还是很健康的。”

    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君子书拳头握紧得发白,另外一只正在挂着吊针的手,因为她的动作而回血,那只手都手背立马就青紫肿胀了起来。

    裘子谦看到美人安静垂泪,脸上隐隐有着绝望之色的样子,心里的愧疚几乎把她压倒。

    简青的外壳无疑是非常好看的,就算她现在样子狼狈,头上缠着纱布,脸上也青青紫紫的,也能从中窥见她的美。

    君子书这样默不吭声的掉眼泪,更是把那种柔弱的引人疼惜的感觉扩大化。

    君子书可记得,原主在裘子谦的怀里嚎啕大哭的时候,裘子谦虽然有些心痛,可是还是有些不耐烦的,不管是再漂亮的人,大喊大叫,不顾形象的眼泪鼻涕一起流的时候,也不好看。

    渣男的心已然要不在原主身上,对她的哄也不过是看在以往的情分上,和对她失去孩子的怜惜,裘子谦从头到尾对简青也只不过有三份爱,现在只有半分爱,两分怜惜。

    裘子谦无疑是非常非常爱白玉婉的,从年少的时候就一直守护在白玉婉的身边,但是求而不得。

    甚至在自己结婚之后,在两周年这么重要的日子里,也会因为白玉婉的回来而彻夜不归。

    但裘子谦其实也是没有那么爱白玉婉的,否则他就不会选择跟别的女人结婚,而不是一直守着等白玉婉回来,也许在裘子谦看来,白玉婉是不会回来了,也是永远都不会再原谅他了,毕竟裘子谦当年失控差点强了白玉婉,虽然最后还是刹住了车。

    可不管裘子谦是爱也好不爱也好,都不能够否认,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渣的事实。

    “青青……”

    裘子谦想要上前把君子书搂在怀里好生安慰,却被君子书推开了。

    “不要碰我,请你离开。”

    君子书的脸色惨白,眼睛通红,眼里带着一丝恨意。

    “青青我……”

    “我让你滚!”

    “你这样对我吼有什么用,那个孩子难道就不是我的孩子吗,你心痛难道我就不心痛吗?”

    裘子谦也有了些火气,等着君子书。

    “可你是杀了他的罪魁祸首,是你害死了他!”

    “怎么是我?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为什么走楼梯的时候你不能注意点!”

    “我那样是因为谁?”

    君子书的语气嘲讽。

    “当然是因为我的好丈夫,我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和别的女人亲亲秘密的搂在一起。”

    “我都说过了那是一个误会,我们俩只是朋友之间的打闹,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呢,你说这两年,我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了吗,我把所有的最好的都给你,这样都没有办法换得你的信任吗?”

    “朋友?”

    君子书哼笑,似乎是听见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

    “你对她有什么心思,我不信你心里不清楚。”

    “可我们之间已经是过去式了,我从来就没有和她谈过,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这样无理取闹了。”

    可求而不得,才是最磨人,因为得不到的,往往才更让人想抓住

    “我无理取闹?那么好吧,改天我也去跟我的男性朋友们开个玩笑,坐在他的腿上,跟他抱一下也没有什么吧。”

    君子书注视着裘子谦的眼睛,看着他变得愤怒的表情。

    渣还不是最可怕的,渣的理直气壮就过分了。

    “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你和那位小姐不也是一样的情况吗?”

    “青青,别闹了行不行,我知道你心中有怨,我一定会和她保持距离的好不好?”

    君子书还想说什么,病房的门却被敲响。

    “玉婉,你怎么来了?”

    白玉婉是个长得很不赖的女人,黑色长发披散在她的身后,看起来十分的温柔娴静,她的肤色很白,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一种自信的美丽,是那种可以在人群中一下抓住别人视线的人。

    这是个很厉害的人,是原主简青斗不过的。

    “我来看看简小姐,怎么说这件事情也有我的责任,我不应该和子谦开那样的玩笑的,我没有想到你的反应会那么大,甚至还想要动手打我,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白玉婉的眼神真诚,态度诚恳,看起来好像真的像那么回事儿。

    在原来的剧情里面也有这么一出,白玉婉来到病房里道歉,被简青砸东西砸到了额头,裘子谦让白玉婉离开,安慰简青,看起来人还在这,其实魂早就跟着白玉婉走了。

    男人看来的道歉,在女人看来就是一种明晃晃的挑衅。

    白玉婉怎么可能会是真心诚意过来道歉的,可是她的演技足够好,而且把责任都揽在自己的身上,可简青知道,白玉婉是在炫耀,是在继续往她身上扎刀子。

    君子书当然不可能像简青那样失控,她擦了擦自己的眼泪,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些。

    “白小姐不用自责,这件事情并不是你的责任,我知道的。”

    君子书这话一出,不仅白玉婉愣住了,裘子谦都呆了一下。

    刚刚他还在苦苦的和君子书解释他和白玉婉没关系呢,君子书刚刚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怎么突然就这样说。

    “在开始进办公室的时候,我只是被气得失去了理智,所以才会动手想要打你,还好你躲过去了没有被我打到,不然我真的会觉得很抱歉,这件事情的责任不在于你,在于子谦,你就不用和我道歉了。”

    “因为我知道,像白小姐这样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上流圈子的女人,是不可能自甘下贱的去靠近有夫之妇,故意勾引想要当小三上位的,小三我们都知道是什么样的人,身为女人我们都应该对那种人非常的厌恶和仇恨,而且十分的瞧不上,白小姐一看就是高知识分子,而且还是商场精英,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对不对?”

    君子书句句带刺,笑的得体,还特地加重了‘自甘下贱’的音,说出来的话让人一点错处也挑不了。

    白玉婉捏紧了自己的包,露出了一个有些勉强的笑容。

    “是啊。”

    这怎么和她预料的好像不太一样,简青什么时候这么有脑子了,说话还句句带刺的,明嘲暗讽。

    裘子谦感觉有些不对劲,但是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白玉婉的确是不可能去给别人当小三的,所以说他和她是比较亲密的朋友关系而已,他们只是以非常好的朋友的关系的相处,白玉婉也没有勾引她。

    所以裘子谦用一种很满意的眼神看着君子书,点了点头。

    “青青你能这么想再好不过。”

    君子书简直都要笑出声,果然是所谓的自诩深情的渣男,朋友朋友,见鬼的朋友。

    白玉婉这女人的手段也不容小觑,如果他们之间真的发生什么事情的话,她也一定能够让裘子谦以为,她是被占便宜的那一方,是无辜的,从而引起裘子谦的歉疚,而不会让别人觉得她是去勾引别人的老公。

    白玉婉被裘子谦这话一噎,她知道裘子谦这是在帮她说话,但是感觉起来就是很别扭,心里有些烦躁。

    简青怎么变得这么牙尖嘴利了,她不应该是哭天抢地的吗,不应该是撞破了自己老公和别的女的有亲密关系,而像泼妇一样骂街吗,不应该是因为刚刚流产想要杀了她的心都有了吗,怎么会这么平静,还说出这么一番‘善解人意’的话。

    白玉婉心里提高了警惕,敌方战斗力增强了。

    “你们先出去吧,我想自己一个人休息会儿。”

    “青青,我陪你。”

    “我想吃西街那家的粥,子谦你去帮我买好不好?”

    裘子谦本来想说让别人去跑腿就好了,可是对上君子书的眼睛,心又忍不住柔化,点了点头。

    白玉婉看到了,脸上半分笑意也无。

    白玉婉和裘子谦两个人并排在病房的走廊外面走着,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尴尬。

    “简青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呢,不怪我,但是我还是自责,如果我没有回来就好了,我不应该回来打扰你的生活的。”

    白玉婉几乎是叹着气说最后一句话的,一双美目停留在裘子谦的身上,有些幽然的意味。

    “怎么会,都说了这个责任不在你身上,她流产和你一点关系没有,青青自己都不怪你,玉婉你就不要太自责了,当初……我真的以为你不会再回来了。”

    “怎么可能会不回来呢,毕竟这是我的故乡,有一些放不下的人和事。”

    白玉婉叹气,眼神在裘子谦身上意有所指的划过。

    裘子谦兴奋的心里一颤,掐了掐自己的掌心。

    “那我是不是可以自恋的认为一下,你回来是因为我?”

    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的,却压不住里面的笑意,裘子谦这个时候哪里还记得病房里的因为他刚刚流产的妻子,满心满眼的都是自己的白月光。

    “你说呢?不过我真的没想到你居然结婚了,请帖也不给我发一个。”

    “我那个时候联系不到你……”

    裘子谦也有些后悔自己就这么结婚了的事情,他那个时候已经和白玉婉失去消息很久了,他用了各种方式都没有办法和白玉婉联系上,如果当年他们还一直保持着联系的话,或许他就不会结婚了。

    “好了,不说这件事情了,反正都已经这样了,你快去给你老婆买粥吧,祝你们白头到老呗,我嘛,就一个人孤家寡人一辈子算了。”

    白玉婉提着自己的包,笑的不甚在意。

    “怎么会孤家寡人……”

    “一直都是这样啊,我喜欢的人从来都不会和我在一起,总是说喜欢我,然后就抛弃我,那个人一样,你也一样。”

    “我可没有抛弃你。”

    裘子谦急急忙忙的解释。

    “你早就抛弃我了,你都背着我脱单了,想陪着我呀,除非你离婚呀。”

    裘子谦一愣,没回话。

    “好啦好啦,和你开玩笑的而已,不要太较真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